尤文图斯vs都灵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八縣 > 懷寧 > 正文

從石牌糧站勾起的回憶

時間: 2019-02-25 16:32 來源: 懷寧微生活 作者: 馬秋凌 瀏覽: 評論(0)

  每年我至少兩次去石牌。一是做清明,二是上臘墳。這次去石牌是后面的原因。盡管每年都去,甚至專程探訪過記憶中的石牌,但所見所聞皆是意料之中。本來上過臘墳正是晌午,我對弟弟提議回高河吃飯。弟弟堅持要去石牌街上吃飯。這樣我們下山便驅車而去。

  車過老的皖河大橋下坡就到了石牌街。但下坡的道被攔住了,只能沿同馬大堤向上石牌方向駛去。到了過去上石牌通往下石牌的斜坡下來,我們就將車停進了華順客運公司的大院里。車剛駛入大門,立馬勾起了我對童年往事的回憶。這大門旁的一排平房還是四十年前的樣子。上高中時,衛東同學的父母在糧食部門工作。這大門是糧站和米廠的通道。門邊平房的第三間是衛東母親分的房子。

       那年衛東就住在這里。說不清有多少次我在這里找他。我們一道做作業,說著悄悄話。記得有幾個冬天的早晨,我穿著藍色的運動衫出來跑步就是在這大門外喊他一道的。但這僅僅是后來。之前我還在小學讀書時也和發小鄰居進過大門里。約摸七八歲的光景,我走進大門看見左邊是三個足球場大小的水泥平臺,右邊只有一個水泥臺子,上面常常曬著滿滿黃橙橙的稻子。有時候也曬著雪白的山芋干。糧站工人拿著木推來回翻動著。我發小的母親在米廠上班。于是我同發小就穿過糧站去米廠的加工車間玩。車間里堆放著一包一包的稻子,通過傳送帶倒進碩大的米斗,進入機器后出來就是白花花的大米。我們在稻包堆里玩躲貓貓的游戲。有時候也爬上高高的稻包堆上去摸墻角的鳥窩。至今想起是那么遙遠又那么真實,貼切的說應該是亦真亦幻了。

  至于緊鄰大門口的幾個門市部更讓我不能忘懷。那是石牌糧站的舊址。縣城人吃飯全是拿著國家按月按量供應的糧本子再拿著布袋在這排隊買米,看來這已經成為歷史,現在的年輕人是不會想到有這樣的場景。那時哪怕你是縣委書記,家里吃飯也得從糧站買米,看起來似乎真的公平。而與糧站一墻之隔的是食品公司門市部。這里更能勾起我對往事的回憶。

  那個年代吃肉也是憑票供應但又不僅僅是這樣簡單。整個縣城也只宰殺一兩頭豬,想吃豬肉得起早排隊。多早呢?夜里兩三點就從熱乎乎的被窩里爬起來,趕到這個門市部門前排隊。這時候門市部的大門還是緊閉著。大家在一個窗口等到八點上班時再憑供應的肉票開票。街上并沒有路燈,只看見人影晃悠,憑聲音辨別家人。那時豬肉多少錢一斤呢?七角三分。這個價格似乎年年如此,直到我當兵離家都是這個價。到了上班時門市部大門才打開,開票窗口就是憑肉票付款再拿提貨單。盡管排著隊也難免擁擠一陣。個別人不站隊想渾水摸魚,擠上前去。結果不是爭吵就是大打出手。主要原因還是排在后面的人往往買不到豬肉。有時候很壯觀,窗口上人踩著人,密密麻麻的。等拿到提貨聯才可以在柜臺取豬肉。這時那個三十歲左右的營業員接過提貨單掃一眼后,就將提貨單插在柜臺上的鐵釘上。而后拿起刀對著肉案上的豬肉割下長長一條,有肥有瘦有骨頭還有肉皮連在一起。稱一稱,少了就加點,多了就割下一點。關系好的肉皮就少一點。直到秤的斤兩稱的正好才把豬肉放到曬干了的荷葉上一卷交給顧客。 食品站、糧站還有米廠都在這條路上緊連著。這條路也通向同馬大堤。在皖河大橋沒建之前,是通過這條路到鰱魚頭的渡口坐渡船去對岸就可以乘車到安慶。同馬大堤是一條斜坡路面。那時坡頂有架鉸車,從鉸車上放下鋼絲繩到坡底,套好拉貨板車的扶手上后,開啟鉸車,板車就被鋼絲繩拖到大壩上了。這是石牌鎮歷史。這個被列為戲曲小鎮的石牌曾經有過這樣的經歷。

責任編輯:艮艮
尤文图斯vs都灵 今天晚上体育彩票开奖时间 北京时时开奖号码结果 内蒙古时时三星走势 75秒时时彩官方开奖 体彩排列三开机号今天 五星一码不定位技巧 广东时时11选五技巧稳赚方法 奥运女子排球赛资格赛 快乐十分推荐号 手机直接买的足彩彩票 篮球比赛规则 福内蒙古时时结果